急了,他急了!

    秦墨喜,“岳父人,是打死我,我来,这老头教的,八岁孩,反正我打死不......”

    梁征狠话,“陛,这憨次羞辱微臣,若是传,微臣晚节不保,与其此,请辞,请陛恩准!”

    “做什这憨,给朕狠狠的打,不!”

    四个侍卫走上,将秦墨拉到院,将他压在院

    秦墨,便宜岳父肯定不打,是做做

    到候他称病不高兴。

    “梁爱卿,,朕是气的!”

    李世隆怒了,“憨在向梁先歉,朕免了皮柔苦!”

    “不,低头的是蠢蛋!”

    李世隆怒急笑,“打,加罚二十杖!”

    话落,棍划破长空,落在了秦墨的皮股上。

    啪!

    阿!

    ,秦墨疼的叫。

    我尼玛,便宜岳父来真的阿!

    这是挨上四十棍,不一命呜呼?

    “我不服阿,这老头教的狗,我不服,我不服......”

    噼啪啦的棍落在皮股上,秦墨哇哇叫。

    李越急忙跑护在秦墨的身,侍卫来不及收,甚至有一棍落在他的身上,疼的李越龇牙咧嘴。

    “越儿,做什!”

    “父皇,秦憨幸格执拗,头脑简单,他认定的算打死他,他转弯!”

    李越强忍疼痛:“请父皇在七姐的上,饶了这憨!”

    秦墨是一脸错愕。

    李越再再三的庇护他?

    莫非‘公主件’另有隐

    这棍是万万不在挨了,他装病,真病。

    李世隆老八跟秦憨关系很,怒气稍退,“向梁爱卿歉,此不再扰乱纪律,朕饶了他!”

    “秦憨,父皇气了,不皮股歉!”李越

    歉,这辈歉的。

    秦墨是个记仇的人。

    昨梁征在太极宫驱逐他一次,今一次。

    他,憨憨:“岳父人,我真的有骗阿,这老头教的真的狗,听他上课,真的变笨的!”

    一旁的梁征怒:“秦憨,既瞧不上老夫教的术算,老夫几题,若是答上来,,老夫的课,不来,若来了睡觉老夫不置喙半句!”

    “老头,话算话不!”

    秦墨推了李越,强忍疼痛穿了裤被打方,跟裤摩差,疼的秦墨哭!

    “陛证!”

    “,岳父人,帮我证,我是答上来了,这监我不来了哈!”

    尼玛早知简单,他何必激怒李世隆。

    李世隆跟本不信秦墨答上来,顺水推舟的:“,朕证,若答不上来,变向梁爱卿歉,乖乖上课,何?”

    他了这憨是草碎了

    是秦憨,若是换其他驸马,早被他丢了。

    ,他们吓尿了,跟本不敢这

    怪,他叫岳父人,他不仅不恼,反真正体验到了一丝翁婿

    “问题!”

    秦墨拍胸脯

    李越捂脸,这憨哪来的信。

    其他人是暗暗摇头,真是一场闹剧!

    梁征冷笑一声,“今有雉兔笼,上有三十五头,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这是我今的题目,解答来!”

    “有脑来?”

    秦墨切了一声。

    众人语,这秦憨脑袋不聪明,口气的!

    监百一人解答来。

    李世隆暗暗摇头,这题目,他不少间来解答。

    术算一术算的几人,梁征恰是其一。

    有他库,李世隆非常省

    “我给一炷香的间,若是解答来......”

    “这一炷香?”

    秦墨一脸鄙夷的他,“瞧不谁呢!”

    梁征咬牙,“答案是少!”

    “雉有23,兔有12!”秦墨朗声

    梁征直接愣在了场,“是不是答案了?”

    他向其他人,“们解答来了吗?”

    李新等人识摇头。

    怎,秦憨的答案是的吗?

    李世隆向梁征,“梁爱卿,秦憨的是的?”

    梁征尴尬的命,“的!”

    李世隆愣住了。

    监众人更是满脸不思议。

    卧槽,他们有一个人答来。

    秦憨不假思索便答案来。

    了。

    他们连个憨

    李越不敢相信的:“秦憨是怎答案的?”

    秦墨憨笑:“不是有脑?”

    梁征老脸通红,他不信秦憨真的算,“今有垣厚五尺,两鼠穿。一尺,鼠亦一尺。倍,半。问:何相逢?各穿几何?”

    这题目致的思是:有一堵五尺厚的墙,两老鼠两边向间打洞。

    老鼠打一尺,老鼠是一尺。

    老鼠每的打洞进度是的一倍,老鼠每的进度是的一半。

    问它们几相逢,相逢各打了少。

    众人再次吸气。

    这太难了吧。

    不少人掰指算了来,是越算越糊涂。

    跟本不知解题法。

    便是李世隆暗暗皱眉,这题目太难了?

    李越脑袋是一片浆糊,“憨,这题目......”

    “切,我题目呢,这简单,是不是瞧不我?”

    秦墨切了一声,“两老鼠三打通,老鼠打通了3+8/17尺,老鼠打通了0.5-8/17=1/34尺!

    了我解答来了,在是不是这个方了?”

    众人听秦墨的答案,云的。

    梁征却坠冰窖,“不,这不,这怎呢......”

章节报错(免登录)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